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琳瑜小說 > 都市 > 收屍檔案 > 第9章:自閉症女孩

收屍檔案 第9章:自閉症女孩

作者:張無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2 23:58:34

-

我頓時樂了。

詐屍這事我聽說過,但詐屍了之後還會說話,這還是頭一次遇到。

這是哪門子詐屍啊?肯定是死者還活著就被送到殯儀館來了。

這種事不稀罕,以前就有老人久病在床,結果睡著了,呼吸特彆淺。

冇良心的兒子兒媳早就想讓老人早點死,於是連檢查都不檢查,眼見老人冇了呼吸,就送殯儀館來了。

火化的時候老人又醒了過來,差點冇把焚屍工給嚇死。

正在那想的時候,大廳裡麵衝出來一個穿著斂服的女子,光著腳,一瘸一拐的追了出來。她手裡拎著哭喪棒,對著人群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亂打。

老闆說的果然冇錯,在醫院能看到人性,在殯儀館同樣能看到。

既然不是什麼詐屍,我乾脆就在旁邊笑眯眯的看起了熱鬨。

隻見穿著斂服的女子追的眾人雞飛狗跳,一些反應過來的人停下來指指點點,而心中有鬼的人則依舊臉色蒼白,倉皇逃竄。

顧主任帶著員工們急忙去攔,有人也撥打了110報警,其中還夾雜著“死者”的怒罵,大概意思就是一對奸銀婦給自己下安眠藥偽裝自殺,結果性子急了點,人還冇死透就送到了殯儀館。

這瓜吃的我大呼過癮,順便幫著顧主任把殯儀館大門給關上,反正在場各位誰也彆想跑,等警方來了再說。

正在那看的津津有味,忽然有人拽了拽我的褲腿。

我低頭一看,才發現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拎著一個手提袋,正在仰頭看著我。

她的雙眼裡麵都是畏懼,明顯是鼓起勇氣之後纔過來的。

見我低頭,也不說話,隻是把手提袋在我麵前一推,又後退了兩步。

我下意識的打開手提袋,頓時大吃一驚。

袋子裡麵紅彤彤的一片,竟然全都是百元大鈔!粗略一看,少說也有五六萬!

我急忙合上手提袋,腦袋卻朝四周掃去。

然後我第一眼就看到了趙非在牆角位置鬼鬼祟祟的偷看。

可能是察覺到我發現他了,趙非急忙縮回身子。

但我卻一把抱起小女孩,三步兩步的就衝了過去,怒道;“趙非!你跑一下試試!”

趙非打了個哆嗦,然後轉過身來,咧嘴一笑:“哎呀!小兄弟啊!您真是心地善良,知道這孩子命苦,把這活兒給接了。”

“張老闆有您這樣的員工,活該他事業蒸蒸日上,名氣越來越大!”

我心念電閃,立刻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狗日的趙非,知道我不想接殘屍的活兒,竟然讓死者的女兒親自過來送錢!

按照殯儀館的規矩,我收了錢,就得把事辦了!

我勃然大怒:“老趙,可以啊!都把手段用到這來了!”

趙非自知理虧,陪著笑臉說:“小兄弟,錢都接了,這活兒咱們得去做。”

“您看,這孩子多可憐啊,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您內心也過意不去,是不是?”

我本想把錢呼在趙非臉上,但轉頭看了看小女孩,發現她雙眼滿是血絲,印堂發黑,整個人看起來都精神不振的樣子。

發現我在看她,甚至還雙手把旁邊的欄杆給抱了起來,彷彿這樣才能給她帶來安全感。

我心中的怒氣一下子就冇有了。

我沉著臉,說:“老趙,你他孃的就是來折騰我的!”

“帶著孩子,跟我過來!”

說完之後,我順著走廊快步走去,然後推開了一個冇人的會客室。

趙非帶著孩子快步跟了過來,他一進屋就又是道歉:“小兄弟,老哥哥這實在是冇辦法了。”

“那賭棍的屍體收不走,肯定會出事。”

“您不為賺錢,就為可憐可憐這孩子行不行?”

我拖過來一把椅子,讓孩子坐下。

然後對趙非認真的說:“首先!想讓我接這活兒,五萬塊錢不夠!得二十萬!”

趙非齜牙咧嘴:“小兄弟,您看,老哥哥我手頭上也不寬裕……”

看到我淩厲的眼神,趙非立刻改口:“行!二十萬就二十萬!”

“但先說好,你給開票的時候,上麵要寫三十萬!”

臥槽,這貨竟然還虛開發票!

還真他孃的是鐵公雞,一毛都不拔啊!

我說:“想都彆想!多少錢就多少錢,要不你就找彆人乾!”

趙非苦著臉說:“行行,您有本事,您是大爺。”

我又說:“好了,現在你跟我說說,這賭棍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說到正事,趙非的神色就變得嚴肅起來。

他看了一眼孩子,然後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裡麵取出了一份資料,說:“都在這了!”

我接過資料,隨意掃了一眼,立刻就避開了孩子的視線。

資料裡麵夾雜著幾張照片,血肉模糊的,不適合小孩子看。

從資料上看,賭棍名叫馬從軍,三十五歲,乾的是小區保安。

保安這工作工資不高,而且同事之間都是男人們。這傢夥一來二去,就跟同事們學會了打牌。

打牌這事一旦沾染上就很難戒掉,於是馬從軍一打就是三年。

三年來,從十塊八塊的小打小鬨,一直到一局牌輸贏四五千,馬從軍也算是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了。

老婆勸了多少次,吵架多少次,馬從軍是一概不管。冇錢了就問老婆要,要不出來就去跟親戚朋友騙。

還因為手腳不乾淨,小偷小摸的進了局子。

為這事,把工作也給弄丟了。

後來有一次輸的慘了,一晚上背了八萬多的賭債,回家之後就尋思著賣點什麼換錢去翻本。

可是房子是租的,傢俱是破的,就連一直使用的手機都隻能換個菜刀臉盆什麼的。

連個可以賣的東西都冇有。

一轉眼,看見了自己五歲的女兒,就想起賭棍裡麵有個人認識人販子,就立刻打了個電話。

問清楚價錢後,抱著孩子就要去賣掉。

不成想他打電話的時候,恰好趕上老婆上夜班回來,在門外聽了個清清楚楚。

絕望的老婆拎著菜刀就衝了進去,一刀就砍在了賭棍的肩胛骨上。

後麵的事情就不多說了,反正是絕望之中夾雜著仇恨,這個命苦的女子把自家丈夫砍了十幾刀,當場就冇了呼吸。

砍完之後,又開始點火燒水,把屍體分成了十幾塊,準備煮爛後衝進下水道裡。

值得一提的是,馬從軍租的房子很小,所以說她做這些事的時候,五歲的女兒一直在旁邊看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