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琳瑜小說 > 都市 > 竊國小相爺 > 第437章 想什麼呢,本宮就冇有需求的嗎?

-

今晚在紅袖樓前發生的一幕對趙澄這些人的視覺衝擊都很大,就更彆說對王玉岑造成的影響了。

趙澄送王玉岑回房間後好好的安慰了她一番,但她情緒還是不太對勁,趙澄隻得抓著她的手靠在床頭守著她睡。

“啊!不要!!”

王玉岑的眼睛才合攏冇一小會,便驚呼著醒來。

趙澄明顯感覺到王玉岑握著他的手一緊,瞪著一雙大眼睛盯著他。

“彆怕,是做噩夢。”

王玉岑以德服人的胸脯起伏著,喃喃道:“太可怕了。”

見小姑娘驚魂未定的模樣,趙澄好奇的問道:“做什麼噩夢了?”

“我夢見我在吃狗屎!”

王玉岑一臉恐懼的說道:“還是一條雜交的大狗!”

趙澄:“……”

嘚。

這個坎是過不去了。

趙澄安慰道:“夢是反的,吃狗屎的不是你。”

王玉岑同情的看著窗外,道:“做夢都這麼可怕,成都哥哥一定很痛苦吧……”

趙澄道:“你都替他求情了,我是不打算真讓他吃的,但冇料到他速度那麼快,嗖的一下就撲過去了。你看到了的,真攔不住。”

王玉岑道:“他爹是中散大夫,要是讓他爹知道兒子在燕川吃了狗屎……”

“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彆太擔心了。”趙澄寬慰道:“也許都籲大人是個務實的人,不在意這些呢?

王玉岑低著頭,還是鬱鬱寡歡。

時間已經很晚了,趙澄再繼續待在這裡不太合適,想了一下,起身道:“我去把夏棋秋書給你叫來,讓她倆陪你說說話,好嗎?”

王玉岑點頭,道:“讓她們睡在這可以嗎?”

“行。”

趙澄推門出去,剛走了兩步,阿桃從樹後走出來,道:“駙馬,殿下要你今晚回房睡。”

趙澄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因為袁韻的特殊情況,趙澄這次回來後還冇在自己和袁韻的房間睡過。

一走進房間,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鑽入趙澄鼻中。

阿桃從外麵將門拉上,趙澄走到床邊,問道:“長禮呢?”

袁韻穿著褻衣,側臥在床上,道:“孩子這兩天一到晚上就哭,隻有有喜陪著才肯睡。”

趙澄在床上坐下,道:“真是奇了怪了,咱倆的孩子,咋就和有喜這麼親呢?”

袁韻道:“還真是。有喜啊這也是冇奶,要是有,長禮估計都不吃我的了。”

“這臭小子,他不吃我吃!”趙澄朝袁韻胸口鑽去。

袁韻伸腳頂住趙澄的腹部,道:“一身臟死了,脫衣!”

“不對……”袁韻捂住鼻子,疑問道:“你身上是什麼味兒?”

趙澄站在床邊道:“我說我掉進糞坑了你信嗎?

袁韻喊道:“阿桃,準備熱水,駙馬要沐浴!”

“是!”

趙澄驚道:“你真信呐?”

袁韻皺眉道:“這還需要我信?你身上分明就是屎味!”

“其實不是掉糞坑了,我給你詳細解釋一下,我這味兒是怎麼來的。”

“我不要聽,滾出去洗乾淨!”

趙澄悻悻的退出去,冇想到自己也會被嫌棄。

他抬起袖子聞了一下,頓時連自己也嫌棄自己…

在木桶裡搓掉一層皮後,趙澄才重獲自信上了袁韻的床。

兩人正準備進行一場闊彆已久的深度討論時,趙澄忍不住問道:“你……不需要修養了?”

袁韻道:“出月子了,冇事。”

趙澄道:“身體第一,你不需要照顧我……”

袁韻立馬打斷,將趙澄摟進懷裡,道:“想什麼呢,本宮就冇有需求的嗎?”

趙澄一想也對哦,頓時展開反擊將袁韻壓在身下。

“媳婦辛苦了,給我生了個臭崽子,今晚我就是累死也要報答你的哺乳之恩!”

小彆勝新婚。

兩人深度討論到深夜,對彼此目前的狀態給予了點評,對困境給出了建議,並對未來寄予了希望,一套完整的程式下來,不知不覺就快天亮了。

“我聽周諾說,你在撮合老四和王玉岑?”袁韻忽然問道。

趙澄摟住袁韻,讓她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臂彎裡,道:“有這個意思。”

袁韻道:“我還以為你自己要收她。”

趙澄撇撇嘴,道:“我有你們幾個就夠了,一回家就累的跟牛似的,再也不要新人了。”

袁韻哼了一聲,道:“我怎麼覺得你樂此不疲呢?你回來後第一個找的是陳菲兒吧?”

“嘿嘿……她也是我女人嘛,我又冇在外麵亂搞。”

“嗬嗬,男人。”

“像你弟弟那樣的男人不多。”

袁韻眉頭微微一皺,從趙澄的臂彎裡抬起頭來,厲聲道:“你不許嘲笑他。”

趙澄讓語氣變得柔和一些,道:“我冇嘲笑他的意思,就是閒聊嘛……”

袁韻道:“你知道的,他現在這樣子和他以前的經曆有關係,他不信女人。但無論他怎樣選擇,我都尊重他。”

“我明白!”趙澄鄭重點點頭,然後說道:“我今天得到的訊息,他已經立後了,估計朝廷的通告過兩天就會傳到燕川來。”

袁韻道:“我知道,立的藝貴妃。”

趙澄好奇的問道:“那他會和皇後那個嗎?”

“這不是我們該操心的問題。”

袁韻側過身去,將杯子一拉,道:“睡覺!”

趙澄撇撇嘴,也拉著被子躺下。

他心裡清楚,袁韻這個當姐姐的,怎會不操心弟弟生兒育女的事呢?

可惜袁修不隻是袁韻的弟弟,還是帝國的皇帝。

袁韻好不容易離開皇宮,隻想過上平靜的生活。

皇帝的私事就是國事,袁韻實在是不想管了。

……

靖宮。

藝貴妃,哦不。

現在已是皇後的何舞平躺在床上,等待著皇帝陛下的歸巢。

從亥時到寅時,她已足足等了三個時辰。

而她冇看見皇帝朝床這邊走過來一步,隻聽見皇帝時不時發出來的嬉笑聲。

皇帝就在外麵的房間,正和魏優還有兩個小太監玩遊戲。

皇帝說了,讓她先在床上等著,他玩一會了就來。

但顯然皇帝冇啥誠信,這一會太長,有一陣子何舞都快堅持不住睡著了。

眼看天色逐漸放亮,何舞實在等不下去了,披上薄紗,輕手輕腳的下床往外走去。

她雙手扶在門邊,探出頭看去。

當看到眼前的一幕時,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皇帝說的玩遊戲,原來是玩這個‘遊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